《家庭与世界》:语言可以虚构出现实的范例
DOI:
作者:
作者单位:

作者简介:

通讯作者:

中图分类号:

基金项目:


Author:
Affiliation:

Fund Project:

  • 摘要
  • |
  • 图/表
  • |
  • 访问统计
  • |
  • 参考文献
  • |
  • 相似文献
  • |
  • 引证文献
  • |
  • 文章评论
    摘要:

    摘 要:语言的意义,不依赖于语言所指称的对象。语言所指称 的对象不存在时,语言也 是 有意义的,这就为语言可以指向非现实并仍获得意义敞开了可能性。语言是在语言游戏中获 得意义的。在语言游戏中,语言在遵循游戏规则的前提下自我运行。语言的这种自主性赋予 了语言以多重功能。语言不仅具有复制功能,而且具有创造功能,因此,它不仅可以反映现 实, 而且可以虚构出现实。泰戈尔的小说《家庭与世界》就为语言可以虚构出现实这一论题提供 了实证支持。其中的主要人物形象不仅用语言虚构了自我而且也虚构了他者,而这种虚构的 动力机制则是人的欲望。

    Abstract:

    参考文献
    相似文献
    引证文献
引用本文

张艳萍.《家庭与世界》:语言可以虚构出现实的范例[J].河海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2011,13(1):81-84.(.[J]. Journal of Hohai University (Philosophy and Socail Sciences),2011,13(1):81-84.(in Chinese))

复制
分享
文章指标
  • 点击次数:
  • 下载次数:
  • HTML阅读次数:
  • 引用次数:
历史
  • 收稿日期:
  • 最后修改日期:2011-07-06
  • 录用日期:
  • 在线发布日期: 2015-07-17
  • 出版日期: